ciwen release
慈文發布 首頁 > > 慈文發布 > 熱戲追蹤
專訪沈嶸 | 解構與大數據不匹配的《三叉戟》為何爆了
日期:2020-06-18 16:37:31 瀏覽次數:
作者:Wendy  來源:娛樂獨角獸
 
 
《三叉戟》豆瓣開分8.1,現在8.4,面對這樣的成績,《三叉戟》編劇之一沈嶸的回答很真實,“意外之喜”。
 
盡管沈嶸通宵讀完《三叉戟》小說后,就被故事感動地熱血沸騰,熱淚盈眶,對于劇作也很有信心,但8.4的高分卻是他沒想到的。
 
“沒開分的時候也忐忑,但我覺得7分應該是可以拿到的吧”。
 
《三叉戟》是2020年為數不多高開高走的劇集,這是沈嶸第二次接觸IP改編劇。很巧,他第一次操刀的IP改編電視劇《余罪》在豆瓣的分數也是8.4。
 
一方面是內容為王成爆款定律,一方面是原創匱乏,這使得改編IP成為了幾乎所有影視公司尋找項目的重要渠道。兩次參與IP改編作品的沈嶸卻都成功避雷,并為作品錦上添花。
 
《余罪》高口碑和熱度出圈以后,《三叉戟》的成功有什么不一樣嗎?
 
\
 
楔子| 邏輯鋪墊之王
創作意圖與觀眾喜好不謀而合
 
《三叉戟》8.4分的豆瓣成績是意外之喜,開頭的楔子得到很多觀眾的認同和喜歡,對于沈嶸也是意外之喜。
 
“創作的時候肯定是沒想過要討好觀眾,也沒想到觀眾會這么喜歡。我和呂錚老師開始要將小說向視覺化作品轉變時,就考慮三個主角人物出場已經50多歲了,我們得為他們現在的性格、行為、思考問題的方式、說的話找邏輯鋪墊,這就需要向觀眾交代他們的前史,但閃回太老套,而且容易讓觀眾出戲,影響觀感和代入感。我日常喜歡看美劇,就參照美劇的方式做了一個楔子”。
 
聽起來,沈嶸的創作從沒有討好和迎合觀眾的意圖,他只是想著如何讓人物能夠立得住。但實際上,人物也正是劇集與觀眾之間的那塊粘合劑,沈嶸想要做好的與觀眾想要看到的是不謀而合的。
 
\
 
其實,用“楔子”代替“閃回”去介紹人物前史的方式,沈嶸在過往的創作中,用了很多遍,但只有《三叉戟》時,觀眾有幸看到了。
 
“我在之前的創作中,好幾次都用了楔子的方式,但拍攝后的成片中,都沒有,我當時就想著,可能別人不認同、不重視就刪了。”
 
在《三叉戟》制片人馬珂告訴沈嶸真相前,沈嶸都是這么想的。然而,事實卻是,從制片人的角度考慮,拍攝楔子會增加制作成本,還需要重新尋找年輕演員,費時費力。
 
此后,沈嶸才恍然大悟。
 
對于自己過往創作的“楔子”無一例外被斃掉,沈嶸倒是也表現的很平靜,看起來并沒有什么不滿,但卻有遺憾。于是,在創作《三叉戟》時,他又一次執著地采用了“楔子”的方式,介紹人物的前史。
 
“我比較嗨這個點,即使被拒絕過好多次,也還想再試一次”。
 
\
 
當然,如今,《三叉戟》的“楔子”能夠有機會被觀眾看到,是沈嶸的堅持,是導演劉海波、原著作者及編劇呂錚的鼓勵和支持,也是制片人馬珂的慧眼識珠。
 
“大家的勁兒是往一處使的,就是做出一部好作品。”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喜劇 | 刑偵劇區別競爭力
抖邏輯包袱贏了
 
最近幾年來,從小品到電影、劇集市場,好的喜劇的匱乏是行業共識。但喜劇市場的紅利卻一直都在,如《慶余年》能最終在IP改編市場達到口碑、熱度雙收,“好笑”就是推手之一。很多觀眾對于《慶余年》的評價是:科幻喜劇。
 
可《慶余年》始終是“極少數”,更多時候,我們看到的是臺上的演員強行搞笑,臺下的觀眾勉強配合,喜劇變“尷”劇。
 
有幸,這次《三叉戟》也被網友評價為:披著刑偵外衣的喜劇。
 
\
 
很難想象,一部刑偵劇、涉案劇的彈幕,時常滿屏是“哈哈哈”。在《三叉戟》中,我們看到了不是靠夸張過度的肢體動作,怪異的表演,而是靠基于人物的語言藝術和邏輯包袱帶來的喜劇效果。觀眾笑得舒服、自然。
 
一般來說,“幽默”在強情節的“破案”刑偵劇中,很難占據“主角”地位,只有插科打諢的份兒,但由于《三叉戟》的三位主人公是三位非典型的警察形象,幽默就可以變得順理成章。沈嶸正是在影視化的過程中,看到了這一點,并且加以合理利用和發揮。
 
“呂錚老師的小說語言生動活潑,具備往喜劇方向偏轉的基礎。我們進行創作的時候,也不是說特意為了搞笑而搞笑,都是從人物出發,從他們的性格、行為、說話方式出發去設計的”。
 
沈嶸巧妙利用老三位與時代的沖突,三位主人公性格差異,碰撞中產生的火花制造出了無數笑點。
 
“比如說老三位不會使用電子產品,大背頭、大柱子對現實的大噴子的吐槽、看不上,都很容易產生笑點”。
 
\
 
都說警察各個是影帝,大背頭(陳建斌飾)在劇中解鎖了當臥底的100種扮演,猛喝水的“貪官”,“賭博大佬”,“猥瑣嫖娼男”……每一種都讓觀眾笑裂。特別是“討債大爺”喜滋滋的叫囂“八十”的片段,讓我們懷疑編劇也是去“大爺大媽”中做了臥底。
 
“咳,有了觀察生活和生活中人物的職業病。去醫院看到醫鬧我都會觀察很久,就發現果然是有職業醫鬧,對這些老頭、老太太來說,差30塊錢,那可能是好幾頓的買菜錢”。
 
《余罪》中經典的余罪(張一山飾)叫床片段,也是沈嶸在原著外添加的。
 
“寫這個片段的時候,也是先從人物出發,就覺得這個事兒是余罪當下能做得出來的,其次,是有喜劇效果”。
 
\
 
沈嶸介紹,三叉戟中的喜劇元素得到了導演劉海波和幾位演員的認可,并在現場拍攝中經常有出人意料的添加和發揮,如大背頭尿褲子、大噴子要喝福根兒、大棍子在老夏墓前說“你那里要是辦案缺人手,把他們倆一塊兒帶走”等,這些段落讓這幾天跟著追劇的沈嶸也不禁擊節叫好。
 
把刑偵劇、公安劇做出了喜劇效果,這是《三叉戟》在同類題材中的競爭優勢。
 
“《三叉戟》的底子還是涉案劇,大家對于喜劇也沒有期待,在緊張、肅殺的氣氛中,幽默的效果會被放大”。沈嶸掌握了涉案劇與喜劇元素融合的精髓。
 
我們得承認《余罪》《三叉戟》能夠最后讓觀眾捧腹,演員們的表演是加分項,但基礎確是出自沈嶸筆下。
 
\
 
其實,這也與沈嶸的日常喜好和積累很大關系,沈嶸提到他從中學時代就非常喜愛王朔的小說,京味的俏皮和幽默對于他來說非常熟悉,這次正好有了用武之地。另外,日常在大量觀美劇之外,沈嶸還是各大脫口秀、相聲的忠實粉絲,寫《三叉戟》的過程中,沈嶸買了一本名為《怎樣說脫口秀》的書,學習脫口秀中生活化的包袱。他還是國外喜劇大師劉別謙的忠實粉絲,那部《生存還是死亡》他已經看過了無數遍。
 
沈嶸的心里,可能住著一個“喜劇之王”。
 
\
 
但喜劇背后也往往是悲劇。
 
“有一場戲是老三位為了給老夏報仇蹭會,強行旁聽,每個人的借口各異,氣氛很尷尬,笑果很顯著,老田一句‘不請自來,還送不走了’觀眾都笑了。但這也是退居二線的老三位的無奈和隱忍,即使是大棍子這樣的老頑固,到了中年也得低頭”。
 
情感人物 | 破年齡性別界限
強勢出圈
 
《三叉戟》的成功對于沈嶸來說,有太多意外之喜。
 
沒想到觀眾會喜歡楔子,沒想到那些僅僅是覺得有意思而加入的橋段成為觀眾瘋狂點贊的笑點,彈幕里大批來報道的00后小仙女、女性觀眾,更是沈嶸沒想到的。
 
\
 
《三叉戟》出圈了,只不過這次是從中老年受眾向年輕受眾的逆向滲透。
 
“我以為年輕觀眾不會喜歡我們的劇,但事實證明,年輕觀眾也有各自喜歡的類型”。
 
《三叉戟》被認為是“刑偵版”的余歡水,劇中中年男人的“人物”感得到了觀眾的強烈共鳴。“人到中年”的無奈和隱忍,《三叉戟》都找到了投射。
 
“情感共通”,這是沈嶸認為《三叉戟》打破年齡層和性別限制的重要原因。
 
其實,這并不難理解,同班同學都是同齡人,但每一個學生卻可能都有自己喜歡的獨特的東西,雖有共性,但亦有個性。大數據在抓住了共性的同時,卻也忽視了個體差異。
 
這就是大數據在《三叉戟》面前失靈的原因之一。
 
\
 
我們高估了數據,低估了觀眾。
 
我們或許可以依靠大數據去復制成功,但我們無法通過大數據去復制爆款。因為,爆款項目都是做創新,在引領市場、受眾和審美,而非迎合。
 
“其實,我也是一個被大數據誤導的人,太多數據顯示,我們的劇不是年輕觀眾喜歡的類型,周圍也會不斷有來自于各個渠道的各種各樣的聲音”。
 
從表面看,《三叉戟》確實沒有常規上我們認為能夠吸引年輕受眾的點,也沒有任何爆款元素。三位主人公都是50多歲的中年男人,雖是戲骨,卻沒有流量加持;類型為刑偵、公安,卻也不是強情節。
 
可就是這么一部,沒有任何爆款元素的劇,其CSM59城收視率從開播時的1.5,多次飆升到2.0以上,Vlinkage網絡播放量從開播時的榜上無名火速躥升到了榜眼的位置。
 
這種逆襲讓我們想起了十四年前的另一部爆款劇《士兵突擊》。
 
而當我們掰開了,揉碎了,仔細探究的時候,會發現《三叉戟》還有很多爆款項目共同的元素。
 
\
 
《三叉戟》沒有采用當下流行的以“情節”為出發點的創作手法,而選擇了以“人物”出發。
 
“強情節的劇可能是通過情節來吸引觀眾,那我們不是一個純強情節的劇,而更多的是通過情節和案件來刻畫人物,我覺得就是要讓先夯實人物,觀眾喜歡劇中人物了,就會關心劇中人物的命運”。
 
沈嶸是考慮如何持續吸引觀眾的,只是沒有通過當下流行的“強情節”的方式。
 
其實,沈嶸的另一部熱播涉案作品《余罪》也是以人物為創作主導的。顯然,從《三叉戟》中,我們看到《余罪》后的沈嶸,對于這種手法的運用也更加游刃有余。
 
\
 
“《三叉戟》是一部不以離奇或者駭人聽聞的案件為主導,而是以接地氣的人物為推動的刑偵劇,我們是一部人物向的電視劇,而非情節向”。沈嶸如此總結《三叉戟》的特色。
 
其實,所有的創作皆是如此,“人物”內核立住了,故事也就成功了。
 
“人物”是沈嶸在采訪中頻繁提到的詞。而另一點則是沈嶸沒有意識到的多年的積累。
 
雖然沈嶸沒有成為作家,也沒有成為紀錄片導演,但當年讀的余華、舒童、王朔、王小波以及其他先鋒派作家的小說,研習過的那些紀錄片,看過的大師小川紳介等大師的作品,卻成為了他創作路上寶貴的財富。
 
\
 
藝術創作的爆款注定無法模仿和復制,因為“人”不一樣了,“人”的執行力也會隨之變化。我們不斷地尋找創作的方法論,卻忘記了這些方法論是依附于作者的。
 
其實,如今推動《三叉戟》出圈的眾多元素,很多是那些與大數據、市場規律逆行之處。
 
讓50歲中年男人成為故事主角,為“刑偵劇”披上喜劇的外衣,當初缺乏“爆款”元素的《三叉戟》最終出圈了,這或許就是“大數據”失靈下的意外之喜。
真人男女**免费视频_美女网站免费观看视频_免费午夜男女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