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慈文發布 首頁 > > 慈文發布 > 網娛大趴
應疫而生,謝謝陪伴 ——“云綜藝”背后的內容和技術價值
日期:2020-07-22 18:02:41 瀏覽次數:
作者:張瓊子  來源:收視中國
 
 
 
2020年突如其來的疫情,使時間在人們緊張的情緒中仿佛靜止了一樣,隨著生活狀態逐步恢復正常,我們才忽然察覺上半年的時光已悄然流逝。在受疫情影響的數個月中,大量劇組、欄目組停拍停錄,而在第一季度已經播出的數檔棚內綜藝節目為打破困境,紛紛采用“云錄制”的方式來保證節目正常更新;另外,為了滿足特殊時期觀眾的收視需求,一些電視臺創新推出了“云綜藝”節目。本文從收視、內容和技術等方面對這些“應疫而生”的節目創新進行淺析,觀察其為“后疫情時期”的電視市場帶來了哪些影響。
 
 
1
“云錄制”助常規綜藝平穩過渡,“云綜藝”疫情期陪伴獲關注
 
今年第一季度正值疫情高峰,運用“云錄制”更新節目的主要有湖南衛視的《歌手當打之年》和《聲臨其境》,上海東方衛視的《歡樂喜劇人》第六季和《中國新相親3》,以及浙江衛視的《王牌對王牌》第五季。將整季節目平均收視與云錄制的個別期節目收視進行對比,除了《中國新相親3》第4期和《歡樂喜劇人》的“云端喜劇王”前兩期收視率略高于節目收視平均成績外,其余幾檔的“云錄制”節目均未對節目收視產生較大影響,特殊時期采用特殊方式,幫助節目平穩度過疫情期,且并未對觀眾收看節目造成不適反應(表1)。
另外,湖南衛視的《天天向上》和《快樂大本營》兩個節目組臨危受命,在疫情較為嚴重期各自推出一檔原創“云綜藝”,其中《天天云時間》自2月27日播出,3月7日收官,共17期500分鐘的節目陪伴,旨在以正確的方式幫助觀眾調整在疫情期間的心理狀態?!逗?!你在干嘛呢》從節目立項到播出僅用了5天時間,每期節目主持人都會向觀眾介紹抗“疫”期間豐富生活的建議,展現豐富多彩的生活情趣。而浙江衛視推出抗擊疫情特別節目《我們宅在一起》周一至周四每天20分鐘左右,連續打卡兩周,為觀眾展現明星們疫情期間真實樸素的生活狀態(表2)。
 
\
 
\
 
 
2
綜藝節目“云端化”,打破與觀眾的第四面墻
 
通過“云錄制”方式制作的節目,無論是從內容設定、節目形式,還是最終的播出效果,在諸多方面都與常規節目存在著一定差異。例如《歌手當打之年》《歡樂喜劇人》和《聲臨其境》三檔明星競技類節目,這類節目最大亮點是明星之間PK的“真槍實彈”,對于這個核心要素的把控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內容編排差異化對觀眾收看的影響。但“云錄制”模式下,缺少現場觀眾的參與對表演者來說非常遺憾。正如《歡樂喜劇人》總導演施嘉寧所言:“無觀眾錄制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畢竟喜劇節目還是需要一個劇場感的,現在演員表演時候的興奮度、節奏肯定會打折扣。
 
”在這種背景下,為了保證節目精髓,《歌手當打之年》采取多地嘉賓直播方式,雖然在嘉賓陣容方面受到了影響,但演員造型、現場舞美和燈光音效等方面都盡量保持用節目本身的規格來展現,整季節目收視表現比較穩定?!稓g樂喜劇人》推出了三期云系列的衍生節目“云端喜劇王”,邀請參賽嘉賓在線上展開比拼競技;另外,節目還將百位觀眾畫面置于演播室內大屏幕中,形成“云劇場”,演員不僅全程面對觀眾,還可以通過觀眾實時發送的彈幕獲得反饋。而《聲臨其境》在賽制安排上的變化較大,推出“聲臨千萬家”,將明星配音競技改為素人在線云配音,對節目精彩程度和粉絲忠誠度均會產生一定折扣。
 
\
                           
而對于全新定制的“云綜藝”來說,則要面對如何用新媒體技術來編排完成一檔既可以打破與觀眾之間的第四堵墻[2],又可以滿足傳統電視收視習慣的節目。例如《天天云時間》以嘉賓云聊天的方式,彼此分享各自疫情在家的“所見所聞”,整個節目氛圍和九宮格畫面更像是在網上的一個聊天室。而《嘿!你在干嘛呢》是以何炅帶領的“快本”主持人為主,運用“接龍”的形式將每一個主持人及其明星友人的vlog串聯起來,與觀眾分享聚光燈外生活的點點滴滴?!段覀冋谝黄稹穭t是由主持人華少的主持和串場將明星嘉賓的視頻銜接起來,依然保留傳統綜藝架構的影子,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云綜藝”自身創意的新鮮感。
 
 
3
跨屏融合更加深入,技術聯動消弭時空限制
 
從上星頻道到視頻網站,多檔疫情期間推出的“云錄制”節目,在融入直播、短視頻、vlog等多媒體內容形式的基礎上,加入云、5G、AI等技術,凸顯其技術聯動的高性能、突發事件的迅速響應、內容生產的高效率和觀眾陪伴感增強等優勢。
傳統的電視技術無法完全支持“云錄制”的模式,與此同時,普通的多方視頻軟件在視頻清晰度和音頻專業度上也無法滿足電視節目錄制的要求,所以如何應對和解決常規演播廳錄制系統與云視頻軟件之間的兼容和匹配成為節目組的巨大挑戰之一。例如《天天云時間》在獲得科技公司和程序開發公司的軟硬件外援支持下,通過“云遙控”的方式聯動各地技術人員,實現了視音頻電視級效果的多地、多人、長時間同步在線錄制的需求。與小體量生活記錄為形態的節目相比,《歌手當打之年》在現場感、競技性等方面有更高要求,尤其是在沒有燈光、攝影、服化道、樂隊、音響設備等現場全方位技術保障的情況下,如何在云端傳輸過程中最大程度保證原現場視音頻效果是這類節目面臨的一大挑戰。在節目籌備期,工作人員需要將任何技術問題都要考慮到,如網絡環境、連線景別、拍攝素材回傳等,而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如何保證直播與現場表演的完整性等問題都是在不斷摸索中完成的。
從地面頻道來看,山東綜藝頻道《我是大明星冠軍之戰》是地面頻道中最早采用“云錄制”完成全流程歌唱類綜藝節目的團隊。節目中除了演播室主持人與各地的評委、藝人連線交流外,技術部門實現了異地聲音同步傳輸的技術,最終解決了演播室播放音樂、歌手異地接受音樂的網絡延遲、多人異地合唱等一系列難題。從節目觀眾構成方面看,女性、25-44歲、初中學歷、工人職業的觀眾比例突出;而從觀眾集中度方面看,除了和觀眾構成浮動相似的幾個條件外,65歲以上觀眾集中度的高達122%,一定程度說明采用“云錄制”的節目雖然融合了一些新技術和新形式,但老齡觀眾對節目的關注度并未受到影響。
 
\
 
 
4
內容雷同、拍攝受限,“云綜藝”難成業界常態
 
疫情期間,除了電視臺針對特殊情況推出創新節目外,視頻網站也陸續推出多檔相關主題性節目。例如,愛奇藝《宅家運動會》《宅家點歌臺》和《宅家猜猜猜》的“宅家”系列,優酷視頻《好好吃飯》和《好好運動》的“好好”系列,騰訊視頻的《鵝宅好時光》等,都是將傳統綜藝與vlog、直播、短視頻等新媒體形式結合。從內容方面看,大多數節目都是集中在宅家的日常生活中,例如明星素顏在家聊天、做美食、花式健身、游戲互動等方面,作為特殊時期的應急需求,“云錄制”節目初始為觀眾帶來不少新鮮感,尤其是在電視上看到了明星藝人們的另一面。但特殊時期的各種限制很明顯對節目內容價值的開發造成了一定局限性,地域環境的限制、人員參與數量的限制、錄制設備專業性的限制,同時內容形式雷同的節目出現頻繁,都對節目質感和觀賞感產生了一定影響。
從拍攝角度和技術方面看,攝影棚以外的嘉賓既要兼顧內容創作又要親自操刀進行拍攝,同時又缺乏燈光、舞美和服化道的加持,呈現的作品水準與常規電視節目錄制之間存在較大差距,而且對與后期剪輯以及節目整體內容表現都會產生一定影響。其實,對于電視工作者來說,“云錄制”這種形式和拍攝手法并不陌生,和新聞節目中的現場連線有異曲同工之處,之所以獲得觀眾認可,主要還是由于節目內容和綜藝元素的設定,充分滿足了觀眾的好奇心。
 
 
結語
 
從傳統電視到視頻網站,10余檔云錄制的綜藝節目自2月份開始展現了應急情況下綜藝內容制作的高效率和技術聯動方面的高性能,為綜藝創作帶來了新的創意和玩法。但如果未來以常規節目形式發展,確實在內容同質化、制作精致化和技術成熟度等方面存在短板和單薄之處。筆者認為,“云錄制”雖然很難成為節目制作的常態,但其并不只是簡單的從錄影棚內轉移到線上,應該為綜藝節目提供一種新的思路,尤其是為電視綜藝創作方面帶來更具媒體跨屏互動元素的深度挖掘和構思。
 
 
[1]此處為采用“云錄制”方式錄播的3-12期節目的平均收視率。
[2]第四堵墻:屬于戲劇術語,指在鏡框舞臺上,一般寫實的室內景只有三面墻,沿臺口的一面不存在的墻,被視為“第四堵墻”。它的作用是試圖將演員與觀眾隔開。
 
 
真人男女**免费视频_美女网站免费观看视频_免费午夜男女高清视频